终极CGFinal · 打造精彩的设计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CG业界 > 人机大战为何不选择日本棋手 三国围棋史是根源

人机大战为何不选择日本棋手 三国围棋史是根源

发布时间:2017-05-19 06:39内容来源:终极CGFinal 点击:

人机大战为何不选择日本棋手 三国围棋史是根源

柯洁和李世石

终极CGFinal体育讯 5月23-27日,“中国乌镇围棋峰会”将在浙江省乌镇举行,这场被称为“人机大战第二季”的活动必将成为全世界的焦点,谷歌()公司两次用AlphaGo挑战人类棋手以验证、宣传自己的AI产品,所选对手分别为韩中顶尖棋手,日本是最早去欧美传播围棋的东亚国家,英语里“围棋(go)”的发音就源于日语,为何谷歌没有选择日本棋手做对手呢?这要从中日韩三国近代围棋史来看。

为何英语中“围棋”发音源于日语

围棋发源于中国,流行于东亚及南亚,其中以中日韩三国最强,日本还有“围棋养母”之称,那是因为日本不仅废除了中国古棋中的“座子”,让围棋更加自由,还对围棋理论发展有很大贡献,现代的中韩围棋,都是师法日本。欧美国家更是通过日本才知道世上有围棋,围棋的英语单词是“go”,就是从日语里“围棋”音译的,中日围棋擂台赛之前,西方围棋界“只知日本,不知中国”算是非常恰当的描述。而欧美人有此种印象是两个原因造成的:一是因为之前日本围棋界总体水平独步天下,二是与围棋在西方世界的传播过程有关。

虽然早在文艺复兴时期,西方文献中便曾出现过有关围棋的描述,但西方人最早真正开始接触围棋确实始于19世纪的日本。

1860年6月16日,美国《费城晚报》(Philadelphia Evening Bulletin)上有过一则非常有趣的报道。当时,日本江户幕府外国奉行(官职名)新见正兴率领的“日本万延元年访美使节团”途经费城。访问期间,费城当地的国际象棋俱乐部邀请使节团表演他们眼中的“日本象棋”——将棋。欣赏将棋之余,《费城晚报》的终极CGFinal注意到有几位日本使节还在对弈另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棋类游戏,“看上去像是跳棋,棋盘由19X19的格子组成”。

相较于终极CGFinal的好奇态度,美国的棋手们却对这种完全陌生、抽象的棋种兴致寥寥。只看了一会儿,就又回去围观将棋了。而这正是美国以及西方世界第一次真正目睹围棋的真面目,只可惜与之擦肩而过,以至于又要等上十余年才能再有机会窥得其奥妙。

1875年,一位名叫奥斯卡o科尔施特(Oskar Korschelt)的德国化学工程师受邀赴东京大学授课。之后,他曾出任明治政府的工业顾问。在日期间,科尔施特非常意外地结识了方圆社首任社长村赖秀甫(第十八世本因坊),继而拜师开始正式学习围棋。与费城的棋手们截然不同,这位德国工程师对抽象、神秘的围棋游戏非常痴迷,短短几年间从零开始而进步巨大,乃至认为“围棋才是国际象棋真正的对手”。有传闻称本因坊秀甫仅让六子,科尔施特有实力与其较量一番,或有方圆社二段的棋力。

1880年,科尔施特在《德国东亚自然与人文学会会刊》上发表了学术论文《日本人与中国人的游戏——围棋》(Das Japanisch-Chinesische Spiele Go),首次向西方人系统介绍围棋的规则与历史。

1884年,科尔施特告别日本,将围棋正式带到了西方。归国后,出版了第一本用西方语言写成的围棋教程——《围棋理论与实践》。书中,科尔施特虽从中国“尧造围棋”的传说讲起,也提到了“吉备真备渡唐东传围棋”等典故,却非常坦率指出“由于江户幕府的支持,日本围棋水平远胜于其祖国中国”,甚至认为当时“中国没有任何一位棋手能够达到日本初段的水平”。

于是乎,“中国围棋水准低下”的印象伴随着“Go”这个日语发音一起进入欧美人的围棋认知之中。

经过数十年的发展,除了“GO”这个译名外,大量日文术语也成为英语世界约定俗成的“围棋术语”。直到20世纪80年代,即日本围棋开始走下神坛后,欧美人才注意到日本之外的围棋天地。日本“超一流”选手的落败,对于那代欧美围棋爱好者影响之大堪称“改朝换代”,以至于他们不再只将视野聚焦于日本。用前美国围棋协会主席罗伊o莱耶德(Roy Laird)的话来说:美国棋手开始关注中韩围棋,正是最近二十余年的事情。

日本为围棋发展做出卓越贡献

客观而论,日本对围棋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中国古代围棋的顶峰出现在清代的康乾盛世,黄龙士和后辈范西屏、施襄夏并称“清代三大棋圣”,吴清源认为他们的水平“应相当于日本的名人一级的水平”。(此评语见吴清源为陈祖德所著《血泪篇》所做的总序)但是这三人对围棋理论发展并没有太大贡献,黄龙士只有棋谱没有著作传世,范西屏的《桃花泉弈谱》和施襄夏的《弈理指归》基本都是根据具体棋形讲解行棋要诀。而与同门同时期或晚一些的道策、秀策等,却提出了“子效”和“手割”等理论,为人们研究、提高提供了方法。

正是这些研究理论的出现以及国家的兴盛,让日本围棋在近代得到长足发展。而中国则也应了“国运兴,棋云兴”这句话,在清朝逐渐走向没落时,围棋水平也一蹶不振。到了民国初年,当时的国手顾水如、刘棣怀等仅相当于日本的业余强手级,日本来个四段就能轻松让他们二子而不败。新中国成立后,1961年第二届日本围棋团访华,五十四岁的女棋手伊藤友惠五段对中国顶尖棋手八战全胜。

而韩国围棋当时也好不到哪去,由于不像中国有政府支持,他们的围棋发展更是前途无期。

日本盛极而衰 中韩先后崛起

与吴清源一起发表《新布局》的一代大豪木谷实,虽然在棋艺上不如好友吴清源,但他却做了一件对日本乃至世界围棋功劳极大的事:开设木谷道场,培养出大竹英雄、加藤正夫、石田芳夫、武宫正树、小林光一、赵治勋、小林觉等众多超一流、一流棋手,他们创作了很多高质量对局、演绎了很多动人的故事,是世界棋坛的财富。

然而自古以来的门派偏见,在日本依然盛行,像藤泽秀行这样不拘泥门派、热点点拨后辈者少之又少。而中国和韩国作为追赶者,却能形成合力、共同研究、共同提高。中国在中日擂台赛上的三连胜,不仅让中国振奋、日本震动,也让其他国家开始了解关注中国围棋。11届擂台赛中国队7胜4负领先,历时的13年就是中国围棋从落后学习到平起平坐的历史过程。

就当中国与日本激烈竞争时,近邻韩国突然崛起。曹薰铉少年时就被爱才的濑越宪作(吴清源的师傅)看中收为关门弟子,但当时来看他的成就最多能与日本“六大超一流”平起平坐。而曹薰铉的弟子李昌镐的出现,才是韩国真正崛起并称霸世界多年的开始和关键所在。后来曹薰铉的世界冠军数比“六超”加起来还多,有人可能就此质疑我前面说的“最多 与六超持平”的观点,事实上如果没有李昌镐的出现,曹薰铉达不到后来的水平,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华以刚八段就明确说过:“当然是徒弟(李昌镐)教师傅(曹薰铉)”。说曹薰铉是与徒弟李昌镐的对局中磨炼了技艺,还有一个佐证,当年赵治勋衣锦还乡回到首尔,与曹薰铉下了一次三番棋,2-0获胜,当晚失利的曹薰铉不理任何人独自彻夜漫步街头,后来自己说那是“最难忘的的夜晚”。而后来两人再交手,用华以刚的话说“两人斗气般抢着下无理手,最后都是赵治勋被吃花,看上去都能让子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