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CGFinal · 打造精彩的设计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IT新闻 > 为什么报纸数字化那么难,而且全球都是这样?

为什么报纸数字化那么难,而且全球都是这样?

发布时间:2016-12-21 00:50内容来源:终极CGFinal 点击:

为什么报纸数字化那么难,而且全球都是这样?

最不缺的就是关于报纸的坏消息。

NewspaperDeathWatch.com, 一家记录完结报纸的网站,从 2007 年开始记录的完结案数以百计。但这个网站同时也记录新闻的重生,那些关于数字化转型的新消息。

几乎没有哪家重要的报纸在 2016 年不曾尝试过数字化转型。但遗憾的是,丢用户、丢广告、停刊、裁员、转手办公楼的坏消息没有停下的意思。更遗憾的是,人们并不在乎媒体的这些揪心事。

不安还是泄露了,只需看看他们和 Facebook 之类的社交媒体如何拉扯。这差不多成了过去一段时间里和报纸有关的最醒目的消息。报纸指责社交媒体平台对新闻的真实性疏于管理,回避价值观问题,但无法停止和社交媒体的合作。

至于广告收入,他们和这些科技公司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好奇心日报》打算用两篇报道来呈现报纸其他传统媒体的处境。在这一篇中我们将讨论在全球范围内,以报纸为代表的传统媒体为何在数字化转型中不那么顺利。

另一篇关于国内几份重要的、创立于 2000 年左右的报纸的完结新生,会在稍后推出。

年初与年末,成立于 1986 年的英国《独立报》和成立于 1987 年的美国《纽约观察者》分别宣布终止印刷版并转为纯数字发行。在美国报业最为辉煌的 1987 年,所有付费日报的日发行总量曾达到 6282 万,相当于该国总人口的五分之一。两年前,这个数字跌落到不足 4100 万。

跌落还在继续,且全球都是如此。

因为报纸及其他印刷需求的下降,占芬兰 GDP 2% 的纸业的规模预计在 2016 年下滑 4% 至 5%。丹麦哥本哈根的纸岛 (Paperland) 现在最著名的是那里的街边小吃。伦敦的文具与报纸制造组织则预测,到 2020 年,全球的纸业需求将下滑 32.5%。

为什么报纸数字化那么难,而且全球都是这样?

因为收益不佳,《纽约时报》在最近刚刚宣布要把总部大楼中的至少八层都租出去以获得新的收入,图片来自 Wikipedia

如今的新闻专业毕业生很难再找到一份和报纸有关的工作。2015 年,美国报纸采编从业规模从 2006 年前后的 5 万缩水到了 3 万。全美发行量排名前三的《华尔街日报》在今年 10 月启动员工买断计划,鼓励员工在拿走一笔买断金后提早结束与该报的雇佣关系。拥有《今日美国》的 Gannett 集团在今年刚刚裁去 380 名员工,《时代》杂志母公司时代集团也宣布,要在明年年初采取减小人员规模的行动。

路透社在 11 月宣布要在全球裁员 2000 个岗位,占到公司人力规模的 4%,虽然这一裁员仅涉及为企业提供信息技术及金融服务的人员而非采编,但两种裁员背后的原因是一致的:控制成本,以尽可能减少经营利润下滑带来的损失。

报业入不敷出是主要原因,他们已经很难继续承受这一点了。今年前三季度,《纽约时报》母公司、时代集团、Tronc(拥有《洛杉矶时报》及《芝加哥先驱报》)、News Corp(拥有《华尔街日报》)的印刷广告收入持续下滑,集团运营也都处于亏损状态。

广告收入曾经是报纸最稳固的收入来源。

这种盈利模式在 19 世纪下半叶成熟起来,并取代此前报纸以付费订阅为主的收入模式。这种转变取决于很多原因,比如城市化、工业革命、工资上涨以及由此带来的公众阅读需求提升,这使得报纸从小众的精英读物进入大众主流的视野,在进入 20 世纪以后,那些寻求发展、建立市场规模的公司与品牌在报纸上找到了塑造影响力的捷径。二战后,电视的普及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分流走一批报纸的广告主,但报业在当时受到的冲击显然不如现今的状况。

一份来自美国贸易集团的数字显示,衰退是从 2002 年开始的,到了 2014 年,美国报业的年总收入已经从 2000 年的 670 亿美元缩水到了 164 亿美元(经通货膨胀折算),并在 2015 年再次迎来 8% 的下滑。这还不如 1950 年的收入水平,当时的广告收入达到了 200 亿美元。

现如今的状况可以用《华尔街日报》主编 Gerard Baker 的一句话来概括:“这些年来报业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我们的竞争对手中也无一幸免于新的挑战。”

丢失的广告主

新闻集团的 CEO Robert Thomson 认为,糟糕的广告情况是普遍存在的。“整个广告市场都在水深火热之中。”Robert Thomson 在一次分析师会议上说。

但 Robert Thomson 可能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另一半世界。在报业和整个传统媒体业“水深火热”的一年,美国西海岸以广告为生的“技术公司”却活得好好的。

根据在线出版商联盟 Digital Content Next 的 CEO Jason Kint 的估测,今年上半年,Google 的广告收入同比上涨 22%,为广告市场的增量贡献了 60% 的份额,Facebook 的广告收入则同比上涨 67%,为广告市场的增量贡献了 43% 的份额。这才补上了其他所有媒介大约 3% 的广告规模下滑。

如果换到广告主的位置上想想,上述改变的发生很容易理解。广告主们多多少少都意识到技术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这影响了他们对广告预算的分配。

在美国,平均每人每天阅读报纸的时长从 2010 年的 25 分钟下降到 2015 年的 15 分钟。在 2011 至 2015 年间,美国人平均每天在数字媒体(包括社交媒体、视频媒体)花费的时长由 214 分钟上升到了 328 分钟。市场咨询机构 eMarketer 预测,到了 2018 年,美国人花费在数字媒体上的时间将首次超过传统媒体(包括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媒体)。

报纸生命力的衰退已成共识,这迫使原美国报纸协会在近期更名为“新闻媒体联盟”,该联盟的 CEO David Chavern 向《纽约时报》称,“报纸”这个词对很多集团成员而言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了,大部分读者已经转到了互联网上。

为什么报纸数字化那么难,而且全球都是这样?

包括《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纽约客》在内的诸多全国性主流媒体都推出了独立的新闻 app,图片来自 Politico

问题是,报纸和其他传统媒体对数字化的热情程度没有比这几年更高的时候了。可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它们中的一些很早就试探转型。比如,《纽约时报》在推出官方新闻 app 以外,还在 2014 年推出专门定位年轻读者的 NYT Now,以简短的大纲形式在清晨与晚间向读者推送新闻。除此之外,它还推出了烹饪应用 NYT Cooking 以及提供纽约本地信息服务的 The Scoop。不过,这些尝试并不都是成功的,几个月前,《纽约时报》刚刚因为未能吸引足够的订阅者而宣布关停 NYT Now。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