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CGFinal · 打造精彩的设计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IT新闻 > 以后都在家办公?拉倒吧,高科技并不会消灭办公室

以后都在家办公?拉倒吧,高科技并不会消灭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7-01-10 00:11内容来源:终极CGFinal 点击:

以后都在家办公?拉倒吧,高科技并不会消灭办公室

【终极CGFinal科技编者按】科技新闻网站BackChannel近日撰文称,科技并不会消灭办公室,反而令众创空间在如今的“零工经济”时代中变得越发重要。

以下为文章原文:

当乔纳森·斯莫里(Jonathan Smalley)和梅勒尼·卡尔顿(Melanie Charlton)兄妹俩2014年开始在安纳波利斯的地下室里探讨创业想法时,他们不知不觉走上了比尔·休利特(Bill Hewlett)和戴维·帕卡德(Dave Parkard)的老路——这两位科技行业的先驱不仅创办了以他们名字命名的惠普公司,还给硅谷的繁荣打下了基础,并最终靠着一己之力在帕罗奥尔托的车库里引领了一场时代思潮。

但斯莫里和卡尔顿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他们搬到了华盛顿特区,加入了该市的首个WeWork众创空间。“在家里工作太孤独了。”卡尔顿说,“搬到这里后,一切都变了。”

他们并不想改变世界,他们二人合力打造的Brilliant Communications公司(后来缩写为“Brllnt”)专门为那些想要改变世界的人设计应用、网站和服务。所以他们开始四处为“邻居”提供帮助和建议,除了经常在WeWork提供的任天堂游戏机上玩《马里奥高尔夫》外,那里提供的免费啤酒也是不可或缺的。

接下来的故事则落入了千禧一代创业文化的俗套:斯莫里西装革履地负责销售;查尔顿则是衣着时髦、充满创意的领导者;她的柴犬Cinna还成了“Dogs of WeWork”日历上的明星。

虽然故事很俗,但效果却很明显。他们那一年在办公室会见了400人,其中约有一半是客户,很多人都直接在大厅里跟他们谈生意。第二年,他们收购了旁边一家只有3个人的公司,开始宣传规模更大的业务,还请来了WeWork自己的社区经理为其协调各项计划。到去年夏天,Brllnt的规模已经扩充为原来的四倍,员工总数达到16人,另外还有6名自由职业者随时待命。

“与其他东西一样,办公室的作用也要靠人来挖掘。”斯莫里说,“如果你想认识更多人,建立更多关系,那就完全可以实现——否则它只是个办公室而已。我们的模式一直都是在内部建立一个社区。”

Brllnt与WeWork这种共生关系表明工作的方式和地点正在发生更大的转变。创业公司选择房东时不再像以前那么随意。由于在全球32座城市的112个地点拥有超过8万名会员,WeWork为办公室的发展翻开了新的篇章。

这里汇聚了大批人才,还有为数众多的跨国公司。无论这家公司能否支撑160亿美元的估值,随着推动创造性工作分离和重组的两大趋势汹涌而至,它已然成为两个最大受益者中的一个。

两大趋势

第一个趋势就是共享办公和众创空间取代车库里的单打独斗,成为新公司和新创意的孵化器。联合办公十年前还不存在,但如今,全球有接近100万人与其他公司的人坐在一起办公。

这些地方的员工一致表示,他们借此拓展了人际关系,加快了学习速度,增加了灵感来源,而且比在大公司的小隔间里获得了更大的控制权。除此之外,他们也都怀有不同的期待,有的渴望看到同事通过云端终极CGFinal的内容,有的则希望坐在沙发上与他人交流。

“他们渴望与人联系,他们喜欢人员密集,他们还期待快速流动——在短时间内从一个岗位调到另一个岗位。”Global Entrepreneurship Network总裁兼考夫曼基金会资深院士乔纳森·奥特曼斯(Jonathan Ortmans)说,“我认为这三点都使得联合办公成为了他们的理想模式。”

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趋势则是自由职业者的数量稳步增加——最新数据显示,全美自由职业者超过5300万人,包括280万“个体户”。

经济学家劳伦斯·卡茨(Lawrence Katz)和阿兰·克鲁格(Alan Krueger)的调查显示,2005至2015年间创造的就业岗位有1000万个属于自由职业者,这也证实了“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崛起。

如果你拥有笔记本电脑,能够享受奥巴马医改带来的好处,而且能获得较高的小时工资,这种结构性转变令人愉悦。但如果你的家庭需要一份稳定的收入,这种模式或许难以满足需求。

这一趋势源自企业空心化模式的悄然流行。根据供应管理公司Ardent Partners的数据,2014年,普通企业约有三分之一的员工为临时工或合同工。预计今年的比例将达到45%。

与此同时,单打独斗的创业者向自由职业者支付的费用也在稳步增长。2013年(美国国税局公布的最新年度数据),在“个体户”支付的劳动力开支中,合同工占比达到36%,高于10年前的20%。

因此,创业者在组织人才团队时比以往获得了更大的自由度。Brllnt创始人的经历就凸显出这一趋势。难点在于如何找到这样的人,然后对其进行审核,之后开展谈判并与之合作,最终支付报酬。而这一切必须要在某个地方实现——我们不可能都变成数字游民。

WeWork以及其他共享办公领域的先行者恰恰处在这些趋势的交汇点上。办公空间不再是与“同事”共同从事一项“工作”的“办公室”,而是变成了麦肯锡所谓的“人才平台”在现实世界中一种化身。

麦肯锡的“人才平台”指的是一个将人与项目、人才和资源连接起来的在线交易平台。按照麦肯锡的测算,到2025年,包括Uber、Upwork和LinkedIn在内的平台可以为全球GDP贡献2.7万亿美元。下一个颠覆目标就是办公室本身。

爆发时机

为什么会在现在爆发?如果用一个词来回答,那就是“科技”。如果再详细一点解释这个问题,可以引用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关于公司本质的分析。当通过合同工的方式聘用人才的“交易成本”高企时——比如1937年,科斯正是在那时创造了这套理论——企业就会在内部招聘和补偿员工,从而催生了通用汽车或IBM这样的战后巨头。

然而,随着互联网的崛起和工会的瓦解,这项成本不断下降。于是,5000万“零工”便涌现出来。

由此产生的一个结果:各种新型组织相继涌现,他们的规模更小,组织也比较松散,但却更加灵活。除此之外,还诞生了很多为其提供支持的机构。正在此时,WeWork这样的公司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通过实体空间让潜在的同事、客户和合作伙伴可以共处一室,并借助各种服务方便他们相互联系。

值得注意的是,WeWork既不是全球最大也不是最赚钱的“空间即服务”连锁公司——这个名号属于英国雷格斯(Regus),但后者的估值仅为WeWork的三分之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