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CGFinal · 打造精彩的设计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IT新闻 > 阿里CEO张勇湖畔大学开课:战略是打出来的,别人总结的跟你没关系

阿里CEO张勇湖畔大学开课:战略是打出来的,别人总结的跟你没关系

发布时间:2017-02-23 19:00内容来源:终极CGFinal 点击:

阿里CEO张勇湖畔大学开课:战略是打出来的,别人总结的跟你没关系

CEO

终极CGFinal(孙宏超)2月23日消息,近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受邀为湖畔大学上了一堂课。面对台下的企业家学员,第一次当“老师”的张勇回顾了加入阿里近10年来,所经历的若干个关键时刻,以及与阿里命运相关的一些决定及背后的思考与挣扎。同时张勇还终极CGFinal了对互联网新经济的前瞻思考,以及阿里巴巴独到的组织哲学。

2011年,淘宝被拆分为三家公司:淘宝、淘宝商城(天猫前身)和一淘,当时负责淘宝商城的张勇,带领团队历经了艰难的拼搏,如今的天猫已经成为B2C领域的领导者,更成为阿里电商的核心竞争力。

这段经历让张勇坚信,战略是打出来的,已经总结出来的战略基本跟你没关系。“世界上聪明人很多,勤奋人也很多,既聪明又勤奋的人更多。那跟你有什么关系呢?肯定是世上本没有路,为了活命,先搞条路出来。”

张勇认为,战略很难被清晰的规划,在战略问题上,两点之间距离永远最长,战略往往一进展,就要调整了。这里面要靠执着和坚持,同时,大的势要对。

此外,战略还应有灵动性。张勇用UC和钉钉的例子打趣说,“买回来一只鸡,结果孵出来一只鸭,这样的事在阿里常常发生。”他说,收购UCweb的时候,阿里并没有想到会搞出搜索跟信息流,更没有想到,因为对UCweb的收购,对高德的收购,使得阿里在无线互联网时代形成了一个基础服务矩阵。

张勇表示,自己更多会思考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事情。所谓花无百日红,产品总有周期,只有整个布局是轮动的,才能避免整个公司的业务陷入集体性的低谷。

最后,张勇还谈到了对组织文化的看法。他称,阿里是天马行空的公司,也是脚踏实地的公司;是一家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公司。在人才招聘上,阿里喜欢体制内的不安分者,跨国公司的叛逆者,以及“能成事”者。

附张勇湖畔大学授课终极CGFinal:

马老师一直讲,今天湖畔大学是中国最热的大学,我一直心向往之,跟你们一样,在下面坐一坐,他们很久以前就来约,让我个大家交流一次,我从来没有做过老师,跟马老师不一样,他从头就做老师的,我没有当过老师。

在座都是企业家,我想之所以大家愿意每一两个月花一点时间聚在一起,更多的不是为了去讲书本上的东西,更多是有体感的交流和各自的场景,因为每个人都在Run一个公司,无论这个公司处于什么行当、处于什么生命周期,背后很多东西是相通的,对于阿里也是这样。

我2007年加入阿里,从2007年以后,我经历过的事情,包括我眼中看到跟阿里命运有关的一些决定,包括后面的思考和挣扎,我想跟大家终极CGFinal一下,可能大家会感兴趣,这确实是外面从来没有讲过的。

决定阿里命运的几次“分分合合”

1、最英明的一次“分”:把淘宝和支付宝分开

我是2007年8月份到阿里巴巴,那个时候的阿里巴巴已经挺有名了,不能说小有名气,应该说挺有名气了,那时候的淘宝也已经挺大了。我记得我去的时候,那一年淘宝是400多亿的GMV,跟现在相比是小不点的数字,但是绝对数来说也不小,而且已经形成了很多粉丝,其中有一个是我太太。前两天他们采访我,我说我去阿里巴巴,因为我老婆是淘宝的粉丝。通常上海人不太愿意离开上海,上海人离开上海肯定有特别的原因,我当时很认真的问,Are you sure,我真的可以到杭州去吗?得到的回答,这玩意儿应该是挺有意思的,应该是一个潮流、一个趋势,包括跟Joe、跟马总一见如故,聊得很顺,所以就去了。

我到的时候,淘宝已经几百亿,很快第二年就是1000亿,然后一发而不可收拾,这么一年一年跑上来了。在阿里九年多的时间,有很多觉得当时挺重要的,事后看起来更重要的时刻,或者说当时很揪心的时刻,但是事后看起来很重要的时刻。其中就有一件,是在我去了不久之后发生的,尽管我不是亲身经历,但是我觉得是非常英明的决策,可能已经决定了阿里今天的命运。这个决定就是最早的时候,把淘宝、支付宝分开,这个事情我认为奠定了今天阿里基础格局,今天的蚂蚁就是原来的支付宝跑起来的。

那时候有一句话,我们可以这样讲,没有淘宝是没有支付宝的,支付宝是为了解决淘宝的问题才产生的,你要做网上交易,最后发觉支付是交易的必须,不然没有交易。第二为了解决买卖双方互相的信用问题,就是互相的信任问题,因为在网上人也摸不到,东西也摸不到,很难建立信任,阴差阳错想出一个支付宝的东西来。以前英文就有,就是Escrow,解决了到底先信任买家还是先信任卖家的问题,中间有一个中间账号,买东西的人把钱放进去,买的人拿到以后,确认一下,钱从中给卖的人,钱货两清,这个机制。

今天大家都是淘宝用户,大家也用支付宝,今天这个东西讲起来是很普通的一件事情,当时确实为了解决淘宝的问题而产生的,也是因为这个,昨天我们还在跟一些团队讨论,今年我们也在东南亚收购了最大的电商平台,那边到现在位置,COD还是很高的比例,就是货到付款还是很高的比例。他们跟我讲起来,货到付款做得怎么好,我说货到付款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因为货到付款对于买卖双方来讲是待遇不对称的,是不平等交易,我凭什么东西先给你,货到付款的退货率特别高,因为没有成本,我拿到东西以后,看了不满意就退了,对买家很好,但是那些卖东西的人不对等了。

它不是一个风险收益对称性的的交易,我们说Alipay要进去,要普及这个东西,而且正好有商业场景,让担保交易在东南亚能够起来,本身它是解决淘宝交易的问题,我说它的英明决定在哪里,很快马老师和当时的Joe他们几位做了一个英明决定,这玩意儿,它是因淘宝而生,但是它不属于淘宝,它可以时候社会各个层面需要支付的商业场景。所以就把支付宝给切分出来了,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个切分出来,好处是什么?好处是它打开了一片天,本身因为一个主场景产生另外一个业务,而这个业务最终又能够变成不只是刚才产生那个业务场景的附属物,同时变成有独立社会价值和市场价值的一个业务。

这里面体现了阿里非常重要的,就是在整个组织构架上,我们每过几年要做的事情就是分分合合,这个“分”决定了整个支付宝命运、决定了整个蚂蚁命运,没有这个“分”,充其量是淘宝里面的一个大部门,解决的是淘宝问题。它可能也不错,因为淘宝长,它也长,但是到现在,我们整个在PC时代的时候,支付宝整个份额,第三方份额已经跟淘宝平起平坐了,一半的流水来自于淘宝,一半的流水来自于市场上各种各样的商业场景需要支付。无线时代更是了,无线时代所有线下支付变成了手机钱包支付,带来了这个场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