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CGFinal · 打造精彩的设计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IT新闻 > 孙宏斌的2017:588亿驰援乐视万达后,融创的美好生活

孙宏斌的2017:588亿驰援乐视万达后,融创的美好生活

发布时间:2018-02-25 02:51内容来源:终极CGFinal 点击:

乐视、买万达文旅城,这两笔在2017年吸引了资本市场目光的大交易,都与“白武士”——融创中国(01918.HK)董事长2017/0329/5043.html">孙宏斌密不可分。

孙宏斌的2017:588亿驰援乐视万达后,融创的美好生活

2017年伊始,孙宏斌以150亿入主乐视,7月份又宣布斥资438.44亿元收购万达商业旗下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

每当在参与并购案之初,在面对公众时,孙宏斌对并购对象的公司和企业家都不吝赞美。

孙宏斌说,“我一直看好老贾,老贾是个好人,具有前瞻性,是一个很稀缺的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 而对于王健林,孙宏斌则称,“王健林是我最尊敬的优秀企业家。”

“美好生活是什么?先买套房子,再回家看个电视,电视上放我们的电影,到万达城玩。”孙宏斌在演讲中这样总结两笔交易。

150亿支援山西老乡贾跃亭

和孙宏斌同为山西人的贾跃亭在2004年创办了乐视,其初始业务是视频。此后,贾跃亭开始快速扩张乐视的业务,为资本市场描绘了一个乐视“生态圈”的美好前景。

在贾跃亭构建的版图中,形成了互联网生态、内容生态、大屏生态、手机生态、汽车生态、体育生态、互联网金融生态七大子生态。贾跃亭曾表示,这七大生态“一个都不能少”。

然而,贾跃亭躁动的冒进、高昂的债务、无以为继的商业模式和杠杆收紧的背景下,贾跃亭曾在多次演讲中津津乐道的乐视七大生态构想已然崩塌。

从2016年起,围绕着乐视的坏消息就不曾断过,和易到互撕、乐视高管离职、拖欠供应商货款、裁员……乐视生态“帝国”摇摇欲坠、生态几近分崩离析。

2016年11月6日,乐视控股CEO贾跃亭发出内部信承认遭遇资金问题,并承诺在3-4个月内解决这一问题。一个月之后,2016年12月7日,乐视网(300104)开始停牌。

就在乐视资金链陷入危机之际,作为贾跃亭山西老乡的孙宏斌出现了。

2017年1月份,孙宏斌携150亿元火速入股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三家公司。融创获得乐视网8.61%、乐视致新33.5%和乐视影业15%的股权,成为这三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并派驻董事和财务人员。乐视网和乐视影业、乐视致新成为融创中国的联营公司。

贾跃亭与孙宏斌祖籍同为山西,这被外界解读为老乡之间的一次救援。

孙宏斌一直强调,房地产业务是融创的绝对主力,投资乐视是比较小的现金流份额,对未来融创的发展没有实质性影响。

2017年3月28日,在融创中国的业绩会上,孙宏斌透露,已经向融创投资的三家公司(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派了董事人员。对于乐视网,孙宏斌派出的是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而对于乐视影业,孙宏斌则亲自坐镇。5月21日,乐视网发布了《关于聘任公司总经理的公告》,公告称,为集中精力履行董事长职责,将工作重心集中于公司治理、战略规划及核心 产品创新,提高公司决策效率,贾跃亭先生特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专任公司董事长一职。

在这段时间里,乐视姓贾还是姓孙的质疑开始掀起。

尽管孙宏斌在多个场合公开为贾跃亭站台,并表示,“我一直看好老贾,老贾是个好人,具有前瞻性,是一个很稀缺的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 但难以回避的是,持股比例只有8.56%的孙宏斌对乐视“去贾跃亭化”的影响正在一步步显现。

2017年5月22日,在融创中国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孙宏斌重申:“老贾还是公司的核心,现在有一个CEO能够管理公司日常,执行董事会定的战略,也能够互相讨论,这是个挺好的事情,这也是乐视网上市体系走向成熟的标志。第一次投资的时候我就说过,第一个就要改善公司的治理结构。我们做的事情没有超过合同里面半点范围。”

承认投资乐视是错判:愿赌服输

然而,孙宏斌对乐视坚定的看好,似乎也随着乐视日后逐渐爆出的一系列问题发生了动摇。

在融创2017年中期业绩会现场,孙宏斌谈到贾跃亭时哽咽了。

孙宏斌表示,“去年(2016年)12月如果我不投老贾,那乐视就死了,我就得帮他,我得一直帮他。我一直说人要心怀善意,为什么我们在并购市场上这么牛,我们不想着害人。我是一个比较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我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的公司。”

在孙宏斌的构想里,乐视网的商业模式改一下就是赚钱的。

“这种商业模式就没有做错什么事,我们把这个商业模式新乐视包括上市公司、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和乐视云,我相信这个新体系将来一定是有价值的。乐视电视,东西确实是个好东西,老贾让我们有一个腾飞的基础来继续做。新的乐视商业模式完全不同,视频平台这块竞争不过BAT,因为他们的流量多,那我们往后退一步,做互联网电视,这一块BAT谁都没有,不做平台去做内容,BAT都要来抢的。商业模式稍微一改就是赚钱的。”孙宏斌在台上说道。

2018年1月19日,停牌9个月之久的乐视影业正式宣告了为期两年注入重组案失败。此次终止乐视影业的注入,主要仍在于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21.81%股权处于司法冻结状态,这与乐视控股出具的承诺相违背。同时,由于乐视影业仍对乐视控股有17.1亿元的应收账款未收回,且乐视控股短期内对债务解决不能形成很好的方案,最终导致交易无法推进或无法获得批准。

2018年1月30日,乐视网交出了2017年的成绩。财报数据显示,乐视网2017年全年预计净亏损116.049534亿元-116.099534亿元。而在2016年,乐视网的盈利为5.547592亿元。

“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这是孙宏斌1月23日在深交所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参与投资者交流会时说的话。 “做生意总是有赚有赔,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如果没有风险也就没有回报。如果把风险控制到零,那只能把钱存到银行了。乐视网确实发生了谁也没想到的变化,我们只能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人其实是不能预测未来的,只能不断地应对、调整。坦然面对困难、坦然面对结果,是我们应有的人生态度。”

融创2017年半年报的数据显示,在利润方面,融创投资乐视部分亏损了约15亿元。

“雪中送炭”王健林:438亿元买下万达13个文旅城

除了从贾跃亭手中接下了乐视这个处于风雨飘摇的公司之外,此前孙宏斌还从万达商业手中以438.44亿元买下万达13个文旅资产。

2017年7月10日,万达商业和融创中国双双宣布,旗下13个文旅项目按照注册资本的价格作价,加上76家酒店,打包以632亿元卖给了融创。

同时,双方还约定了“四个不变”的条款——品牌不变,项目持有物业仍使用“万达文化旅游城”品牌;规划内容不变,项目仍按照政府批准的规划、内容进行开发建设;项目建设不变,项目持有物业的设计、建造、质量,仍由万达实施管控;运营管理不变,项目运营管理仍由万达公司负责。

这样的约定,让万达商业有了个品牌出资、轻资产运营的故事可以讲,而那些万达当年谈妥的地方政府,也不会有明显的反弹。

然而,孙宏斌并不想要酒店这类的重资产。

9天之后,7月19日,万达商业和融创中国在北京召开合作发布会,而广东开发商富力地产(2777.HK)临时加入了这笔资产交易。

根据协议内容,融创以438.44亿元收购十三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并由交割后项目承担现有全部贷款约454亿元。而富力地产以199.06亿元收购77家城市酒店全部股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